UI / UX / 產品設計經理 🇭🇰|設計工具分享 | constance-tang.com | pharm 設計雜學 IG @pharm.design

讀《我們的行為是怎樣被設計的》

近年使用者體驗和通用設計等概念日漸流行,顧及使用者需要的設計已變成理所當然的事情,但你可知它們的起源 ——友善設計 (user-friendly design) 已經存在了好幾十年?

友善設計的起源

「友善設計」一詞最早見於 IBM 工程師撰寫的程式設計白皮書,主張告別以往忽視使用者心智模型的設計模式。12 年後,蘋果公司以「以人為本」宣傳 Macintosh 電腦,而這詞也成為了該公司的代名詞。放眼今天流行的設計思維和使用者體驗等概念,其根源於友善設計及隱含同理心的標準化工業設計流程。

友善設計是人類對嚴重過失和災難的自我反省。

以前人們普遍認為機器是需要學習來使用,例如透過培訓和閱讀說明書,並由專人操作,因此機器的設計只考慮生產目的,而不考慮使用者。

然而,三哩島的核災及當時戰時器材的問題,暴露了人機互動設計的缺陷帶來的嚴重問題。由於「心智極限」,即使是訓練有素的操作員,在危急時也會無法操作與他們心智模型不符的機器。這些失敗促使社會重新審視機器配合人類的必要性,並將友善設計融入生產流程中、制訂各式規範,例如交通標誌和汽車操作系統的設計,這些規範發展成為我們今天熟悉的工業設計。

二戰後,消費文化的改變也顛覆了人們對商品的期望。過去,商人習慣以低廉價格來吸引買家,毋須創新。隨着人們對生活幸福和便利的渴望日增,他們傾向購買簡單易用的商品,商人不得不像發明家一樣思考,察覺使用者的真正需要來制訂產品策略,如推出各種配色、使用現代化和簡約的設計、開發新功能等,使商品別具新意、與眾不同和貼心好用。

當年三哩島核電站的工作人員,無法及時確認控制台按鈕的位置,又按錯了關鍵按鈕,導致核洩漏。認知心理學家 Don Norman 參與了該事件的研究,並發現主因是按鈕擺放位置混亂及其模糊的含義造成心智模型不符。他後來開創了設計心理學,是使用者為本設計的先驅,並且是 Nelsen Norman Group 的創辦人之一。

友善設計的商業價值

儘管友善設計相關的概念愈來愈受歡迎,但時至今日仍有許多人質疑其價值。原因不乏這些概念在過去十年間才受到關注,而且顯然商學院不太重視它,以致設計師和管理層在設計流程的做法往往存有差異。

2018 年,McKinsey 調查了 300 間上市公司,分析了 10 萬名主管級員工的設計決策。調查發現,擁有周全的設計思維流程的公司,在五年內的收益比其他公司高 32%。

標準化的設計流程和設計原則,不僅有助創造出符合使用者需求的設計,而且可以加以推廣,如 IDEO 的設計思維框架,藉此來提高組織的價值。

學習友善設計

學習眾所周知的設計流程和設計框架沒有壞,而且我認為這是資深設計師需略知一二的事情,但把這些現成的「公式」當成金科玉律、照辦煮碗,則可能會限制我們的思考和解難方式,甚至更難實現友善設計的信念。

以前麻省理工大學有位教授讓學生想像如何改善外星人的生活,以便理解以人為本的概念。學生們想到卵形的交通工具可能對卵生的外星人來說太露骨。雖然很滑稽,但學生能不從個人經驗出發,而是透過想像、觀察和理解他人的生活和需要而行動。整個設計過程沒有採用知名的設計框架,卻是忠實地實踐了友善設計。

科技發展一日千里,可能有一天,公式化的流程不再合用。我們需要時刻懷着對使用者的好奇心來採取適合的研究,毋須被現成的流程和交付文件所限,才能為當前的情況規劃最合適的策略。

友善設計反而有害?

友善設計使科技變得易用,但有時卻默默地削弱了人類的主導權和基本能力,而科技公司聲稱這些是友善設計的舉措。

自動駕駛很方便,但會否令駕駛者逐漸不熟悉手動駕駛?

個人化推薦似乎能提供更貼切的資訊,但私隱問題則顯露無遺?

社交生活走向數碼化,數碼身份的虛實反令人們心理更不健康?

我們愈依賴機器和科技,我們獲得資訊的渠道和價值觀愈是被操縱。現代和未來,大概都在考驗我們如何平衡便利性和人性等東西,並探討何謂真正的「以人為本」。這就像後端工程師,他們知道很多黑科技,但不作惡。我深信責任愈來愈大的設計師也一樣,我們為人着想,但不可過份操縱心理和思想。套用 Google 以前的一句話,don’t be evil。

參考資料

《我們的行為是怎樣被設計的:友善設計如何改變人類的娛樂、生活與工作方式》Cliff Kuang、Robert Fabricant 著

讀《香港北魏真書》,設計師不甘止於懷舊的高志

《香港北魏真書》簡介

陳濬人自大學起研究香港街上的北魏文字。他很好奇,為何滿街都是這種風格的招牌字?為何這種書體當年如此盛行?

從來沒有人研究眼前這遍習以為常的風景,他卻秉持初心翻閱古籍、尋訪大書法家的徒弟、老師傅,並拜師學藝研習書法,梳理香港北魏的古今,還把日益稀少的北魏字以現代化的「香港北魏真書」傳承下去。

本書匯集陳濬人在設計新字體方面的研究,從北魏體的起源和演變,到香港北魏真書的設計與應用,以恰好的篇幅追本溯源,查勘香港招牌字的前世今生。後半部份記載他與字體設計師和字體學者,輕鬆有趣的師生對談,一窺他年少時的起點及如何因社會和保育運動,覺醒成為這個「時代」抱負高志的字體設計師。

漢字書體不只有篆、隸、楷、行、草?你聽過明體、宋體,但「北魏真書」該如何詮釋?這是連平面設計師都不懂的知識!

北魏體的傳承與再演繹

「北魏體」是北魏時期鮮卑人一種激烈不羈的石刻書法風格。然而,由於漢人不屑外族文化,秉持自己的楷書為正統,再加上禁碑令,北魏體因此一直不受重視,直到清代才掀起研究魏碑的風潮。其中,趙之謙的魏碑風格集各種書體大成,影響了近代香港的書法家,如區建公、蘇世傑和卓少衡等人。書法家和「寫字佬」都寫當時流行的北魏風格招牌為生,塑造了香港 1940 至 1970 年代的文字街景。

區建公墨寶— Lapipchuiba, CC BY-SA 3.0, via Wikimedia Commons

霸氣是如何練成?

作者簡明扼要地列舉香港北魏與秀麗莊重的楷書幾個相反的特徵,如筆劃雄渾、逆向入筆、中軸傾右,結構不拘一格,使其猛如虎、穩如象、輪廓鮮明易辨,乃招牌首選。書中解釋圖文並茂,通俗易懂,讓你不再傻傻分不清傳統楷書與香港北魏。

用北魏題寫的牌匾和建築物屢見不鮮,其應用更延伸至貨車、書籍和廣告等升斗小民生活的物件。書體如此盛行,不僅是因為用作招牌容易識別,還因為它如實反映了民族性。香港北魏的霸氣和穩重,儼如香港人殷勤老實、講信用、不好欺,也是民族對社會的祈願。

談《霓虹黯色:香港街道視覺文化記錄》與本土文化熱潮的再現

身為設計師,我也曾想過,怎樣的設計才能展現香港特色。是紅白藍、是維港兩岸的高廈,還是茶樓的一盎兩件、蝦餃燒賣?

所謂設計 (design),就是解讀和重新構建文化符號 (cultural sign/symbol)。文化符號也許就隱藏在你我每天穿梭城市的光影中。當局者迷,如果不是有人如數家珍稱讚你的家鄉多美,恐怕我們難以察覺這些符號,察覺後才醒悟錯過了太多東西。

《霓虹黯色》

「霓虹黯色」是香港理工大學設計學院之信息設計研究室的研究項目之一。研究團隊走訪全港大街小巷,仔細記錄了霓虹招牌的特徵,並探索箇中的美學涵義、工藝與消費文化。團隊還訪問了學者、書法家和招牌師傅,回顧昔日發展蓬勃的霓虹招牌工業和社會面貌。團隊將研究內容出版成書,舉行了多場分享會,並建立了 FacebookInstagramYouTube 專頁,讓更多人從霓虹招牌了解香港的美。

未拜讀這本書前,我從「霓虹黯色」的社交專頁得知,愈來愈多老店的霓虹招牌被勒令拆卸。究其原因,不離本港的文化保育政策不善。因霓虹招牌引起安全疑慮,政府嚴正執法拆老店招牌。老店沒有資金重新搭建符合嚴格規定的新招牌,因此偶爾便傳來又一塊霓虹招牌被拆掉的畫面。

老店愈來愈少,霓虹招牌拆少見少。

失去霓虹招牌對社區有何影響?

霓虹招牌賦予地方的意義

根據書中引述,空間對人的意義並非基於建築形式,而是基於「符號」,也就是招牌。

例如,如果你在不靠地圖的情況下走到街上的 7–11 便利店,除非你對該區很熟悉,否則僅憑建築物的外觀很難知道有 7–11。你通常先在遠處看到 7–11 的標誌並認出它才走過去。或者,如果你的家在那間 7–11 附近,你給朋友指路到你家時,或許會以 7–11 作為提示。

招牌不僅用來標示商店,也能引路,而霓虹招牌則更有效。因為它們是手工製作,比現今的招牌或傳統單色書法招牌更大、更有特色,無論日夜也更易認。它像「五枝旗杆」可以作為一個地標。因此霓虹招牌給我們帶來了額外的安全感,並建立了對地方的歸屬感、生活經驗和集體回憶。這些照耀街角的霓虹招牌,沒有「幻彩詠香江」中刻意造作的光影效果,但它們如實反映了市井小民的日常生活。

霓虹招牌的多樣設計

本書對霓虹招牌的分類很有系統且鉅細靡遺,介紹了招牌設計與商店、行業之間的關係,教曉讀者從書體、圖案、造型等方面專業地鑑賞霓虹招牌。

回顧霓虹招牌字,除了最近聲名大噪的北魏體、常見的楷書和隸書設計外,我從書中深刻領悟到霓虹招牌的獨特之處——「手繪」。

書體風格來來去去那幾種,但書法家的書寫風格各具特色。即使是同一書體,甚至是同一個字,每家商店的招牌字也略有不同,或使用異體字來配合視覺空間、突顯商店特性等。

Photo by Anatoliy Gromov on Unsplash

書中展示了許多霓虹招牌的照片,但往往只顯示招牌上的一個字。我很幸運地能夠辨識某幾家商店的招牌字,例如「冠南華」的冠、「德興海味」的海及「麥文記」的麥。一個字足以分辨商店,這證明了手寫招牌字有多麼易認!

此外,當時的設計師的手繪設計也為商店招牌增添特色。例如像設計標識 (logo) 般簡化字體筆劃、以動植物(利工民的鹿)和圖案(當舖)隱喻商店特徵,或汲取外國和上海的美術風格為靈感,帶來時以莊嚴、時以張揚,多變的視覺風格。

除了過去較多的外懸式霓虹招牌,現在取而代之是較小的招牌。例如,那些只有圖案不帶字的,或貼在玻璃上的。最讓我意想不到的是,以霓虹光管勾勒出中銀大廈輪廓的霓虹燈,也是招牌!想深一層,中銀大廈的外觀非常有標誌性,以整幢建築物作為招牌亦很有意義。

與資深設計師的對話與反思

當我們攀上了職涯的某個階段,便會開始思考和決定職業方向。我以為過了那個階段,便會對發展方向有更明確的想法。可是幾年來,我為了尋找適合自己的路,縱使職級升了,崗位換了,但我反倒變得愈來愈迷惘。最近,我有幸與幾位經驗豐富的設計師交談。他們真誠的分享與指點,讓我腦海中的迷霧逐漸散去。

其中一個迷惘就是身為設計師的定位。

我通常介紹自己是一位「雜學型」的設計師。不管在設計內外,都學得很雜,愛看各種雜學書籍,也在 Instagram 開設了「設計雜學」專頁分享設計路上的各種學習心得。前陣子聽到的批評,讓通才如我非常懷疑自己是否專業。加上近年 UX 工種愈趨專門化,設計通才真的有市場價值嗎?

資深設計師的看法

從我跟幾位資深設計師的談話中,我們都在預測未來設計和 UX 職位的就業需求,究竟通才還是專才會被市場淘汰。這是一個挺現實的話題。

有人不看好通才,因為市場上的工種愈趨專門化,設計師需具備專業範疇的頂級能力才能保持競爭力。

有人則不看好專才,因為他們只懂得某方面的專業知識和技術,唯有具備多種技能的通才不容易被時代淘汰。

香港設計就業市場

其實兩邊論點都合理可取。首先,我們先看一下目前的設計就業市場的情況。依我所見,香港的設計就業市場變得兩極:

UX 設計分工愈趨專門是無庸置疑的。確實最近多了公司聘請 UX 研究員和服務設計師。這反映市場對 UI/UX 設計師有更明確的分工和資歷要求,可能不像以前一樣,設計師全權參與用戶研究,但取而代之需要具備更專門和豐富的設計經驗。這就像 T 型人才的縱向下,還有多個 T;以 RPG 的語言來形容,就是從二轉職業變成三轉。這種專門化現象多見於傳統的大公司,他們有充足資源招攬各路專才,保持一貫的精英化人才結構。

然而,工種專門化並非真相的全部。近年許多企業數碼轉營,一些新成立的部門、初創和小公司,多借鑑其他初創及外國科技企業的做法,採用扁平化的勞動力架構,而不會劃分設計師的具體職級。因此,他們趨向聘請樣樣都懂的設計通才,例如產品設計師。這樣,公司便可以靈活地調配人手和資金,但階級不分也給無良僱主一個藉口壓低設計師的薪酬。

專業能力

另外一點是專業知識與技能。哪些硬技能容易被取代,可算是淘汰與否的關鍵。

軟件技能

有人認為專才會被淘汰,是由於他們的軟件技能被輕易取代。沒錯,當軟件與日俱新,學習門檻降低,甚至是業餘人士也能輕鬆掌握時,軟件技能顯然不那麼矜貴。再者,中高層人員多讓下屬操作軟件來設計,因此對他們來說,了解軟件的用處與價值比操作更重要。

技術以外的硬技能

可是專才的技能亦不限於技術。例如,平面設計師的創意、美術風格和藝術感往往獨一無二。即使今時今日有先進的人工智能技術,人類的無窮創意、對專業長年累月、窮纖入微的知識與見解,爐火純青的技術,非一朝一夕可成。

個人優勢與特質

我認為專業知識除了招聘廣告列出的各種軟硬技能外,還包括個人特長和優勢。舉例,來自不同學術專業的 UX 研究員會有截然不同的研究方向。一個擁有保險執照的工程師,可能在保險公司做產品開發能夠大展拳腳。這些林林總總的學術專業、工作經歷和特長,都潛移默化形成獨特的個人特質,這也是你與眾不同之處。

策略思維

對於中高層職位,軟技能無擬是更為重要。除了領導能力和商業思維外,策略思維是設計通才和專才的必備條件。我們為客戶和產品的未來制訂策略和解難時,需要的就是策略思維。掌握這種思維最困難是要懂得計算和善用數據,但基本上離不開運用批判思維分析、反思和檢討現況,接納和分析意見,並用理論、數據、事實或其他科學方法去規劃。

聽過兩邊的論點,我認為不論是通才還是專才,只要敬業樂業就當備受尊重,毋須將他們互相比較或認為誰淘汰誰。

歸根究柢,設計的本質是為了解決問題。正如你不會把普通科醫生跟專科醫生比較哪個更重要,你也不會說全端工程師比前端工程師更厲害云云。設計師都是一樣,只要能夠解決問題就是優秀。

當然,每間公司的背景、定位和提供的服務,都會使他們偏好某類人才。有些中高層職位更適合專才,有些則適合通才。以前我招聘設計師時,我會先考慮工作性質和設計團隊現有技能,從而決定候選人需要的條件。無法錄取專業能力傑出的人固然可惜,但身為招聘者,我很清楚團隊缺少哪張「手牌」。有時拿不到職位,也許碰巧是並非對方需要的那種人。

團隊結構

無論是由專才,或是通才組成的團隊,我覺得在生產力而言都是一樣。假如像用雷達圖來表示人的能力值,專才組成的團隊,各人在某軸上的能力較高,分工明確;通才組成的團隊,各人在每一軸上的能力相當,能夠透過各自的差異而進步。理想情況下,兩種團隊結構最終都演變成有較大、更完整的能力範圍,使設計團隊的光譜更廣闊。

結語與反思

這些討論和思考,讓我深深明白毋須因為自己是通才,而感到挫敗或愧疚。

我學會了一堆跟本業無關的東西,純粹是天性使然。與產品或專案有關的一切,我全都想認識和動手試試看,也有許多情況是由於人手不足,迫使我學習更多東西使事情變好。後來有同行批評這樣子不專業,還有人認為我這樣是想在團隊中蹭影響力。我因此懷疑自己是否做錯了,直至有人告訴他身為通才也能幫助客戶,取得工作成就,我才逐漸釋然。

也許我太了解自己有多少斤兩,往往習慣分析技能分佈來選擇工作,並根據市場需要來學習。其實沒有必然這麼較真。人每天只有 24 小時,約 8 個小時上班。若全世界的知識都分佈在多塊農田裏,大學時你挑了某塊田大範圍地耕作,進修唸碩士、研究院或成為專家,好比只精心培育該塊田裡的幾株植物,卻放棄了專業以外的更多知識。愈是鑽研,究竟是得還是失?幾年前還流行獨角獸和 full-stack,現在都談專門化。在時代的洪流下,何不先理清自己的想法?

如果有才能有自信,無論走到哪裡都能做出佳績。儘管當個好奇寶寶,保持好奇心想學甚麼就去學好了。這些知識逐漸累積起來,終會成為工作和生活的財富,構成了只屬於你的才華與特質。

英文原文發佈自我的個人網站,歡迎前往閱讀、交流 🙏

從日本市井小民所用的「便當」探索便當歷史,探討便當背後的隱喻與設計哲學。

若要了解日本設計哲學,我們可以從市井小民使用的日常用品「便當」開始探索。

作為日本傳統器物,便當的歷史比許多國家的午餐盒/飯盒還要悠久。它替廚師無聲地傳達訊息,又跟許多農業大國一樣,體現了人們對自然和神靈的無限崇拜。它不僅是傳統器物,在日本文化中,便當更是一種隱喻、一個儀式、一個文化產物。

雖然便當歷史源遠流長,傳承了好幾百年,但它仍然能在全球快餐文化的沖擊下站穩住腳。箇中原因不僅是它外觀獨特優雅,更厲害是它順應不同年代的用家需要應運而生。時至今日,日本人仍然頻繁使用傳統和現代的便當盒作為外帶和個人餐盒。這些便當盒不但具備傳統餐具和餐飲文化特色,並且因應當代潮流不斷革新。它的設計與威名啟發了菲律賓、韓國、臺灣、印度等鄰近國家相繼發明形式類似的便當盒。

跨裝置整理和同步 SVG 圖示庫。它會比 IconJar 更好用嗎?

Iconset

UI 設計師時常需要收集和使用圖示集 (icon set),如 Font AwesomeMaterial Design Icons,但要從多個圖示集中搜尋同類型的圖示是很費時和困難的。圖示管理軟件如 IconJar 可以讓你整理圖示集,以關鍵字搜尋圖示,節省時間,提高工作效率。

以下介紹另一款圖示管理軟件 Iconset,雖然功能沒有 IconJ …

沒有 mac、沒有 sketch、不會畫圖,其實也沒甚麼可怕?堪稱 Windows 版的 Sketch,難道比本家更強?

UI 設計師大多數也使用 macOS,你有想過在 Windows 上的設計師該怎麼辦?團隊要如何跟他們合作呢?PM 偶爾要畫個概念圖跟客戶溝通,除了市面上一般的軟件,還有其他好選擇嗎?

最近 Icons8 旗下互動設計軟件 Lunacy 正式從測試版畢業,自版本 5.0 起全面相容 Sketch 檔案,成為「非官方」Windows 版的 Sketch …

Constance Tang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